做油炸生意十年,每天串食材到凌晨

核心提示: 今年56岁的宝应人黄善富在丹阳做油炸生意已经十年了,换了三处地方,但都在五中附近。

本报记者 马骏 赵文菁

o_1cggp57f9rr51tbqnu319vf14q0a

记者 赵文菁 摄

 

“叔叔,我的鸡柳好了吗?”“好了好了,来,拿好,小心别弄身上。”

“叔叔,再加两串金针菇。”“好嘞!”

“叔叔,收下钱。”

“稍等,马上就来。”

……

昨日下午5点多,五中的学生们陆续从学校走了出来,校园周围顿时热闹起来。在离学校不远的一条弄堂里,一辆油炸小吃车周围瞬时围上了十几个学生,嘈杂的人群中,摊主黄善富忙得不亦乐乎。一会儿炸食材,一会儿结账,黄善富有一句没一句的与学生们搭着话。随着学生越聚越多,小摊被围得严严实实,人群中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叔叔”,学生们习惯这样称呼他。

今年56岁的宝应人黄善富在丹阳做油炸生意已经十年了,换了三处地方,但都在五中附近。十年时间,黄善富看着一波又一波的孩子从最初走进校园时的稚嫩到越来越成熟,直至走向理想中的大学校园。虽然记性并不算好,但时间长了,黄善富不仅知道很多学生的名字,甚至对于他们的饮食习惯与功课成绩都了然于胸。黄善富说,常常有已经毕业的学生特地回来找寻他的油炸摊,还会和他聊上一会儿。在回味熟悉的“老味道”的同时,学生们会与黄善富聊一些自己毕业后的经历。

黄善富的生意很好,不仅仅因为他对顾客的那份真诚,还在于他用的食材比较新鲜,炸出来的小吃口味也好,尤其是炸鸡柳,更是让人回味无穷。顾客们都说,黄善富炸的鸡柳外酥里嫩,齿颊留香。从选材、腌制、裹浆到下锅,看似简单的炸鸡柳要经历多道工序。为了让顾客能吃到更好的食物,黄善富特意选购新鲜的鸡肉,其价格自然也比一般的高一些。黄善富说,为了让顾客们喜欢,仅是腌制调料,他就更换过很多次。虽说众口难调,但在黄善富的努力下,炸鸡柳成了他的“招牌”。

一份鸡柳卖5元钱,利润大概2元不到。去掉成本,黄善富坦言,自己每个月的收入与在工厂里打工的工人差不多。虽说赚的不多,但黄善富经常会多给一些学生,“照顾我生意最多的就是这帮学生了,且不说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上课学习,也是十分辛苦,看他们吃得开心,我打心眼里高兴。”

说话间,黄善富将一把鸡柳放进锅中,热油在鸡柳周围翻出花来,不时会有热油溅起,黄善富却顾不得这些,因为锅里还有其他东西,虽然油炸时他用两只长长的筷子操作,但热油还是时不时会溅到手上,“我的手也算是‘久经考验’了,不觉得烫,不过话说回来,哪个厨师不是这样啊。”黄善富用毛巾擦了擦手,接过一位学生递来的钱。两只大手上不仅有很多烫伤的小泡,指间的破皮也清晰可见,黄善富说,那是晚上在家串串时弄得,难免的,他已经习惯了。

黄善富说,自己每天中午会出摊,但那时生意一般,最忙的还是学生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下课这两个时间段,往往得忙到晚上11点多。但收摊并不意味着一天工作的结束,黄善富说,每天晚上回家之后还要准备第二天所需的食材。

为了保证食材的新鲜,供货商每天将食材送来后,黄善富都会赶紧将它们放进冰箱。晚上收摊后,黄善富便开始食材的准备工作。首先,得把食材中那些已经不太好的扔掉,之后,还得将它们洗净后串成一根一根的。黄善富说,刚开始做油炸生意的时候,蔬菜是最难串的,“比如串一串金针菇,因为根部泥土很多,你得好好清洗一番才行,之后,还得耐心地将它们分成一根根的,最后再把它们串起来。因为金针菇比较细,串的时候经常会把手套给弄破了,只好再换两个塑料手套。”黄善富说,自己以前每天晚上光串食材就要花费4个多小时,睡觉时都快接近凌晨三点了。现在,在外工作了一天的妻子会帮他一起串,加上自己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两个小时就能完成了。

“叔叔,你看你光顾着聊天,这锅鸡柳炸得有失水准哦。”

“哈哈,行,那叔叔一会儿再炸一些补偿你。”

“叔叔,叔叔……”

 

责任编辑:吴淋淋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