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在,天天都是父亲节

核心提示: 自我懂事后,许多年里,我和父亲都很少说话,更别说在一块儿聊聊了。说起来,有些原因。

段巍巍

自我懂事后,许多年里,我和父亲都很少说话,更别说在一块儿聊聊了。说起来,有些原因。

对于父亲,差不多二十多年我一直不能理解,甚至都觉得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在我的印象中,他几乎就不爱我,也从来不关心我。他是钢铁厂的一名工人,除了上班就是打牌,倒是母亲,除了照顾一家人的生活,还要忙地里的农活,再苦再累都毫无怨言。从小学到中专,除了他陪着我上学报名外,中间就没有看过我一次。我印象中父亲基本上就没有别的话。我后来到工厂,从学徒做起,四五年间,我已从办事员、财务会计、财务科长、经营科长,直到负责经营、财务的经营厂长。那时,我也就二十四五岁,是县里最年轻的厂长了。也就在那一年,我结婚成了家。第二年,我有了儿子。那几年中,随着儿子的成长,我忽然理解了父亲。原来,他曾因十二指肠溃疡胃穿孔,身体虚弱什么也干不成,常年在家被母亲劝出去解闷。从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刻起,对于父亲,我已经没有了恨,反而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和爱戴。现在我们冰释前嫌,看他的眼里也多了些温柔。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我忽然发现父亲老了。我离开家乡南下打工,儿子去了高中念书,妻子带着女儿到市里借读上小学,家里只剩下父亲。每到星期五早上,父亲就打电话询问儿媳和孙女,她俩回不回老家。想一想,我们才明白,父亲老了,一个人太孤单,希望家人能陪在身边。他想周末和家人能团聚。父亲总是盼着周末早点到来,总是盼着暑假和寒假快些来到,这样孙女、儿子和儿媳都会回来;他更盼着每年的五一、国庆和春节,因为我们都会准时回家,那才是一家人真正的大团聚,才是他老人家最快乐、最高兴的日子。

今年春节,刚过大年初五,初六早上,父亲问我:什么时候走?他知道我很快又要外出了,老人家心里不舍。在我心里,并不想让父亲知道那么早离家,想让家庭其乐融融的氛围多延续几天。于是,我说,早呢,没想好呢。初八,父亲再次问我:几号的票?我答:没买呢。其实,我已把票定好。初十,父亲对我说:告诉我吧,几点的车?再次推脱,我感觉似乎不太好,于是如实相告:十二,早上九点左右的车。闻听此言,父亲说:那好,今明两天中午陪我再喝两次酒吧,一走又是几个月。我忽然感觉到父亲他老人家的不舍与无奈,心里猛地一酸,点点头,尽管我已很长时间不再喝酒,可是为了七十多岁的父亲,我愿陪他喝酒,同时,陪他聊聊天。十二早上,我没告诉父亲,悄悄离开了家,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可是,我知道,无论怎样自己始终走不出父亲的牵挂。

父亲节要到了不能回家,我电话问候父亲,问他需要什么,我买了好快递回去。谁知,父亲说,什么都不需要,你在,天天都是在过节。闻听,我愣了,刹那间,我的鼻子一酸。其实,因为我们的存在,老人、孩子都觉得幸福,每天都如同在过节。我决定今年回家就留在家乡工作,陪伴在父亲身边。

责任编辑:周娜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