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取蛙声一片

张呈明

初夏的乡村之夜,又是蛙声一片了。

沿着一条幽静的林荫小道,我来到了那片属于青蛙的泽国,体验曹幽的“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的醉美意境。

这是一片烟波浩渺的小湖,此刻,一弯新月刚好挂在柳树梢上。风柔柔的吹着,吹皱了一湖碧水,吹乱了柳儿满头的秀发。

呱,呱呱,青蛙们的演唱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清脆悦耳的蛙鸣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很远。

我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唯恐惊扰了蛙儿的歌唱。

夏季的蛙鸣,比起春天的又有所不同。经过了一个春天雨露的浸润,已经脱去了初鸣时的青涩和羞怯,越发地清澈、明亮。蛙儿的叫声也各有千秋,细细听来,有的呱呱呱,有的唧唧呱,有的咯咯咯,还有的咯呱咯呱,或独奏,或合唱,或清越,或粗犷,集田园之清翠,依湖水之氤氲,汇星月之光华,或高或低,或远或近,疏密有致,令原本寂寥的乡野顿然妙趣横生。

也是蛙鼓如潮的夏夜,带着一身的疲惫,吃过晚饭,铺一草席在围河子旁的老皂角树下,迷迷糊糊地听着父母和街坊邻居的闲聊,身旁的河沟里传来阵阵的蛙声,还有那断断续续的虫鸣,悠扬而富有诗意。慢慢地,母亲手中的蒲扇送来悠悠的凉风,月光轻轻地洒在她写满沧桑的面颊上,母亲的蒲扇就那样不知疲倦地摇着,摇着,少年的我渐渐地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那个时候,村子里的水塘真多。村子北有蒹葭苍苍的苇坑,有微波动荡的水库,村南有莲儿亭亭玉立的荷塘,还有横跨在荷塘中央的小木桥。每逢夏秋季节,蛙声四起。芦苇深处,荷叶田田,蛙儿尽情地歌唱。曾几何时,古老的乡村就这样被天籁般的蛙声所萦绕,所浸润,让一辈辈的庄稼人为之神往,为之陶醉。也正是因为有了蛙声,乡村的夏夜才不会寂寞,庄稼人才有了精气神儿。

徐徐的夜风轻轻吹来,裹带着成熟麦子的气息,裹带着杏儿桃儿甜香,还有湖水那微微的鱼腥气味,酿成了馥郁的美酒,再佐以美妙的蛙声,醉了乡村。

此时,不由得想起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那首“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词句来。这如潮的蛙鸣,分明就是大自然永不停歇的美妙乐曲,是一首悦耳而又和谐的田园牧歌,是乡下人永远牵念的淡淡乡愁。

夜,渐渐地深了,一切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惟有这悠扬而富有节奏的蛙鸣,在初夏的夜里,伴着银色的月光,欢快地流淌。

 

责任编辑:吴淋淋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