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的电梯

核心提示: 日前,界牌镇界中工业区住户张某新建私房安装电梯,将此工程承包给彭某,具体安装工作由蒲某操作。

本报讯(记者 菀滢 通讯员 陈璐 周纪方 陆冬平)日前,界牌镇界中工业区住户张某新建私房安装电梯,将此工程承包给彭某,具体安装工作由蒲某操作。蒲某在进行电梯安装调试时,电梯不慎坠落,蒲某受重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当事人各方因赔偿问题、责任认定问题不能达成一致意见,引起纠纷。

为防止该案件转化成刑事案件,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界牌镇迅速成立了调解工作小组,并联系镇法律顾问,为妥善解决此案创造了先决条件。张某认为,发生这样的事是极不愿看到的,自己只是将安装电梯工程承包给彭某,并没有什么过错,就算要负责任自己也仅仅出于人道主义给予死者家属一定的经济补偿。彭某认为,当时电梯已安装完成,蒲某只是在做最后的调试运行工作,不知为何导致蒲某受伤死亡,认为蒲某在操作过程中存在重大过失。死者家属认为,不论原因如何,人死不能复生,且死者年岁尚轻,家中有四个老人、三个孩子需要抚养,必须给予经济赔偿。三方互不妥协,死者家属见此情景情绪更加激动,意欲停尸闹事。经过调查后发现,彭某经营的电梯安装工作没有任何许可和资质,而张某也是为了讨便宜找彭某安装,对彭某没有资质也不甚在意。张某、彭某存在重大过错,应当给予死者家属经济赔偿。在调解员对各方分别谈话后,三方终于心平气和下来接受调解。

最终,彭某、张某愿对此事各负一半责任,共赔偿蒲某家属死亡赔偿金86万元整,及时化解了这场纠纷。

本案中存在两种民事关系——张某和彭某之间的承揽关系与彭某和蒲某之间的雇佣关系。承揽关系中,定作人张某若没有重大过错不必对此事负责,应由承揽人彭某一己负责,但经过调查后发现,彭某并不具有任何安装电梯的资质,张某当初也是存在侥幸心理、贪图便宜选择了彭某,这是张某的重大过错,故定作人张某应当承担部分责任。无论蒲某在操作上是否存在失误,彭某不具有电梯安装资质本身就是重大过错,在彭某与蒲某的雇佣关系中,作为雇主的彭某也理当对蒲某的死亡进行赔偿。因有法律顾问的加入,从法律的角度将此案分析给张某、彭某听,双方都比较认可,双方决定各负一半的责任。蒲某因家庭经济困难,蒲某家属要求赔偿110万元,张某、彭某只愿意赔付70万元,差距悬殊。调解员按法律法规精确计算,同时做各方的思想工作,几次三番,各方终于做出妥协,达成了一致赔偿意见。

责任编辑:王渊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