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的父亲

核心提示: 每逢佳节倍思亲。快过年了,我更思念我的父亲。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四个多月了,那刻骨铭心的痛,至今仍深深地烧灼着我的心!

■郭华平

每逢佳节倍思亲。快过年了,我更思念我的父亲。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有四个多月了,那刻骨铭心的痛,至今仍深深地烧灼着我的心!

父亲因生肖属虎,所以起小名“老虎”。父亲天资聪颖,好学上进,初中毕业回乡务农,村民推选他当了生产队会计。1970年前后乡村成立卫生保健站,父亲又被推荐做了赤脚医生。当时的竹塘大队,只要提到赤脚医生郭老虎,没有一个不夸他的。父亲勤快肯学善钻,医疗水平也较高,深受人民群众喜爱。不管严寒还是酷暑,即使是深夜里,只要谁家有人生病一声呼唤,父亲都会毫不犹豫地出诊。父亲最引以为豪的是他的扎针水平,连小孩都说他扎针不疼!父亲当赤脚医生时的优异表现,被乡卫生院领导慧眼识珠。1976年父亲调入乡卫生院,成了一名门诊出纳会计。工作虽然辛苦,但父亲任劳任怨,一丝不苟,账目从未有过一分钱的出入。几年后因父亲工作表现出色,卫生院领导又提拔父亲担任医院总会计。

父亲不仅工作中尽职尽力,而且特别关爱孩子的成长。父亲生了三个儿子,虽然七八十年代时的生活条件艰苦,但是父亲依然重视孩子的培养。我们兄弟三个陆续考到鹤溪中学上学。作为长子的我深深感受到了父亲大山般深沉的父爱!那时每月5元的伙食标准,想要吃到肉成了奢望。有时学校不放假,父亲听说邻村的学弟孙志伟放假回来了,虽正值农忙季节,父亲还是放下手中的农活,骑自行车到镇上买了肉,用家里腌的梅干菜烧好了让学弟带给我改善伙食,梅干菜烧肉成了我所在宿舍的室友最向往的美味佳肴!父亲的家庭责任感特别强,那时他的工资收入低,母亲在生产队里务农,家里没有劳动力,连分到口粮都成了问题。农村实行联产承包生产责任制后,家里分到10多亩地,父亲在卫生院和承包田两头奔忙,因辛苦劳累,父亲40多岁时患上了萎缩性胃炎,但他坦然地面对一切。记得那时我每天早上都要为父亲盛一碗黄豆烧浆喝,父亲的萎缩性胃炎得到了控制。

父亲经常教育我们要努力读书,我们兄弟三个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我师范毕业后,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直到2006年调城区工作。二弟在镇上一家电炉规模企业任机械设计工程师,三弟在省人社厅任处长。三个孩子先后成家立业,父亲虽然操碎了心,但他引以为豪。父亲的家庭责任感强还表现在对母亲的关怀上。生活中父亲处处惯着疼着母亲,家里的大事小事从来不用母亲操心,以至于母亲不会独自买衣服买菜。父亲走在了母亲前面,最伤心的莫过于母亲了!

父亲一生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处世,这是父亲留给我们后辈最宝贵的财富。逝者如斯,愿父亲在天堂安息!

责任编辑:周娜
相关阅读: 丹阳 数字 日报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