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母亲赶年集

核心提示: 年前回家,问母亲年货准备情况,她说:“还没呢,赶年集时咱们一起去买吧。”好多年没陪母亲赶过年集了,多年前赶集的热闹场面又浮现在眼前。

■刘希

年前回家,问母亲年货准备情况,她说:“还没呢,赶年集时咱们一起去买吧。”好多年没陪母亲赶过年集了,多年前赶集的热闹场面又浮现在眼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家乡兴起了赶集,农家里吃不完的蔬菜、粮食、手工做的棉鞋等都能拿到集市上去卖。集市里总是摩肩接踵,人头攒动,货品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年集,那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

那些年,我们总是一家四口去赶年集,我和妹妹一路小跑着,高兴地唱着歌,父亲和母亲在后面急急地叮嘱:“别摔了,跑慢点。”我们飞奔着钻到集市群里,左看看,右看看,这摸摸,那摸摸,心仪的东西总是很多,一条花围巾,一个蝴蝶发夹,甚至一支棉花糖,都能激起我们强烈的购买欲。那时,美食的诱惑对任何人都是极大的,摊前人多,怕轮不到自己,我们焦急地窜到集市前头,等待姗姗来迟的父母。待他们一到,便牵着他们的手,来到摊位前,嚷嚷地让他们帮忙买。这时,父亲总会笑嘻嘻地掏钱出来,不说二话就买下,而母亲总在旁嗔怪:“你就只会惯着孩子,惯坏了看你怎么办?”

父亲去世那年,我还在念中专,高昂的学费压得母亲喘不过气来。那年,我陪母亲去赶年集,母亲这里选选,那里挑挑,总是嫌贵,到家后发现,筐里除了一袋瓜子,几个桔子外,再没其它年货,连原先计划的鸭子都没有买。母亲爱吃鸭,做红烧鸭也是一流的。她犹豫了一下,给我二十块钱嘱我回到集市上去买一只。我跑到集市上,左转转,右转转,看见一个卖皮带的摊子,上面摆满了镶着水钻的皮带,闪闪发光太漂亮了,我不由得心动,将买鸭子的钱买了一条皮带回家。走在路上,才意识到回家肯定会遭母亲一顿臭骂,便做好了挨骂的准备。到家时,见我拿着皮带没买鸭子,母亲很是意外,但见我兴奋异常,便没责骂。

一晃十多年了,我和母亲再没有赶过年集。这次,我决定陪母亲好好地赶一场年集。

年集上人很多,我挽着母亲的手,生怕和她走散。遇见卖蜂蜜的,她用筷子沾了一点放嘴里品尝,感觉不错,花了一百块买了四斤,说我常便秘,吃这个好,遇见卖牛肉的,她又上去用手指掐了掐,发现注水量少,便又买了五斤,说我爱吃,做干牛肉不错。一路走来,母亲全捡我爱吃的买,却没有给自己也买一点爱吃的。

母亲爱吃什么呢?我想起那年自己用买鸭的钱买皮带的事,便想着给母亲买两只鸭,让她做红烧鸭犒赏自己。走进鸭摊,得知我想买鸭给她吃,母亲却极力摆手,然后指指自己的牙,说:“你看我的牙齿都快掉得差不多了,能啃得动吗?算了,别买。”我这才注意到,她原本洁白整齐的牙,早已千疮百孔,我不由一阵心酸。想买点什么补偿母亲,一路走,一路问,母亲一路摆手,一路摇头,我这才意识到母亲老了,有些遗憾,终究是要背负一辈子的。

我决定以后每年都要回家陪母亲赶年集,就那样挽着母亲的手,穿梭在热闹的人群中,一路收集那些不可多得的母亲给的温暖,丰富人生中最美的记忆,细细珍藏,好好感恩。

 

责任编辑:吴淋淋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