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朴的快乐

核心提示: 父亲干了几十年中学教师,各种荣誉证书摆了一橱柜,还当了几届市人大代表。

■董国宾

父亲干了几十年中学教师,各种荣誉证书摆了一橱柜,还当了几届市人大代表。去年,他从教师岗位上退下来,虽依依不舍,却也坦然。

我们姐弟三个,一个个也都成长起来,有了稳定的职业,相继成了家,还买了新房,日子好多了,大哥还经商当了小老板。父亲一生把大量精力倾注到工作中,又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如今也该享享清福了。然而,当子女们把爱和温暖奉献给父亲时,他却愠怒地缩回手去,反倒在星星点点的简朴里,觅得一个个真切的愉悦和快乐。

那次大哥从外地做生意回来,全家老老小小在酒店聚餐,房间里有说有笑,气氛随和又热烈。谁知,才上两个热菜,父亲突然收敛了笑意,竟生出一脸严肃来,指着餐桌上的一盘鳜鱼和一盘菊花鱼冷冷地说:“这菜只不过是个虚名和好看的外表,啥味道?我活了大半辈子,就认准了一个理儿,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踏踏实实过日子。”随后,一盘盘菜摆满餐桌,大哥看得目瞪口呆,但马上意识到,是父亲自作主张悄悄更换了菜谱,满桌子家常便饭,清清淡淡的,有清炒黄豆芽、土豆丝、炒肉丝,还有父亲最喜欢吃的辣椒炒螺蛳,爆辣爆辣的。最上档次的无非是一盆炖排骨和鲫鱼汤了。父亲每夹一筷子,都要夸上一句,这菜做得好,味道又真又美。其实我们都明白,现在生活条件好了,父亲仍看不得我们奢侈,多花了钱,反而惹得他不高兴,倒是这样一口口简朴清淡的饭菜,才能散发出纯真的味道,父亲才真正咀嚼出舒心香甜和快乐。唉,只要父亲开心,我们当儿女的还能说什么呢?

大姐给父亲买来一辆电动自行车,银白色的,明晃晃地放在院子里。出门有了好帮手,本该高兴才是,可父亲心里总是疙疙瘩瘩的,没几天,连电动自行车的影子也见不到了。原来父亲硬是退给了商家,退回的几千块钱也送还给了大姐。父亲出门,照例骑着那辆长征牌旧自行车,伴随了他二十多个年头,仍宝贝似的舍不得丢弃。螺丝松动了,就拿来工具拧几下;哪里缺失了零部件,立马就配上一个;这里膏一下油,那里打磨几下,父亲的心思和乐趣,似乎都捆在了这辆旧自行车上。车子实在不能骑了,父亲就自己动手修理,修好后便是十足的兴奋和高兴。有一次车链子断开了,父亲找来锤子和凿子,亲手鼓捣起来,整整一个上午才弄好。骑上它,父亲感到了轻松和愉快,他自豪地说,我的自行车又妙手回春啦,真是越骑越年轻。

父亲是高级中学教师,退休工资也不算低,但他一生简朴自足已成习惯,晚年仍保持着非常简朴的生活,这让我们做儿女的心里老觉得不是滋味。可他常笑呵呵地对我们说:“人们常说,白菜豆腐保平安。其实,简单、简朴、俭约,才是最快乐的生活!”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