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论英雄——曹操

核心提示: 予自幼尤嗜书,近得一书,名曰《卑鄙的圣人——曹操》,予甚奇之,细阅,不觉沉醉其中,废寝忘食。曹操,真乃“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偶佳晨

予自幼尤嗜书,近得一书,名曰《卑鄙的圣人——曹操》,予甚奇之,细阅,不觉沉醉其中,废寝忘食。曹操,真乃“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曹操者,谯县人也。自幼斗鸡走狗,乃纨绔子弟,然性尤聪慧,非常人可及之。年及弱冠,乃与袁绍,袁术者为友,官至济南相。操,乃治世之能臣,无惧权贵,尝闻一乡绅为非作歹,即捕之,以七星棒笞之,自此,操之名威震朝野。

奈何时值东汉末年,献帝昏庸无能,天下民不聊生,亦恰逢黄巾之乱,董卓、丁原之祸,操即自募兵,割据一方。历吕布之叛,徐州之乱,得郭嘉、荀彧等旷世之奇才,终一统兖州,又于官渡之战大败袁绍,一统河北,似社稷已为其囊中物矣。未曾想赤壁兵败,终与仲谋,玄德三分天下,抱憾而终矣,其子丕谥其“武”。

论操之一生,乃大起大落,波澜壮阔矣。然操亦为诗者一。一曲《龟虽寿》,流传千古,芳名永垂。“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时值暮年,操仍以其率性及谋略,纵横于疆场。而又为《观沧海》,更显其豪迈,才华横溢。“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此乃波涛汹涌,雄浑壮阔之景矣。操之诗作乃精湛如此。

而操亦卑鄙狡诈之奸雄尔,官渡阵前,故友许攸,冒死降曹,出奇策,奇袭乌巢,遂败绍,攸可谓大功就矣,然其性傲慢,数口出狂言,操因记恨之,寻仅因一小事而诛攸,其狡诈实令人不寒而栗也。又尝因小人之馋言而诛功臣崔琰、毛玠。操,实乃喜怒无常,残忍狰狞之枭雄尔。

操其人亦勤俭之君尔,孔明有云“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操一生历行勤俭,临终,乃命妻子绣鞋以贴家用,位及王侯竟出此言,操之勤俭可见一斑。

奈何奈何,如此英雄终归尘土,然其心志及傲骨实壮人心矣!

责任编辑:王渊

本网首发

丹阳视觉

丹阳热点